宁家三千

西北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简称西北一棵草
王喻,杀破狼
废话多,傻,懒

【王喻】草木春深 (零)

民国paro
副cp有 出场再说
老中医王×教书先生喻
私设如山,ooc请指出,会尽量思索修正
================
草木春深【零】
【北平】
    青苔在青砖上渍出一片片墨翠,四合院墙上爬的藤蔓稍稍返了绿,院角特地布的小案上一只紫砂壶冒着幽幽的茶香,青衫的身影坐在躺椅上,拿来伙计早已准备好的火柴轻巧点燃手中早上刚从南方来的加急电报。那封跨越了半个中国的电报飘飘悠悠燃成灰烬落在了带着潮意的石板上。
    王杰希站起身来,拿过一边的水壶细细地给院子里的花浇水。步子清闲,动作干净利落,神情看着专注的不得了,但是如果仔细看,那双大小有点不一样的眼睛里光是散的——这人早不知神游到哪个地界去了。虽说是真的心不在焉,手底下的动作也真的分毫不多余。同样分量的一壶水,照样正好浇完他养的那几盆花。壶随手一放,还在常待的那个地方,他掸一掸长衫上的露水,就那样走了出去。小案上的紫砂壶还吐着几丝白汽,完全看不出来主人是要出一次远门的样子。
    就连王家照顾王杰希多年的老妈妈都这样说,大少爷的想法,你别跟,跟不上的。
【广州】
    细密的雨丝淅淅沥沥,喻文州撑着一把油纸伞,夹着教案,慢悠悠的在校园里走着。他素来温和,不端架子,总是淡淡的笑着,笑的人心里舒服的不行。路过的学生唤他一声“喻先生”,他就笑着点一点头接着往前走,从容的步态和气场不由自主的影响到旁边的人,让人觉得莫名的安心和踏实。
    把讲义放在讲桌上,开始讲课前,他环视了一圈教室。又少了几个学生,他敏锐的发现了,却也只能在心里暗叹一口气。
    中国之大,已经安放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了。
    他平静如水的目光再次落在愈发空旷的教室内,整个教室的气场一起沉静下来,他翻开讲义,开始讲课。
    哪怕只剩一个学生,哪怕他喻文州只剩一口气,他也要讲下去,也要将这中华民族渊远流长的文化,尽力传下去。
【重庆】
    那是一张精致的妆台,能看得出主人对它的精心护理,也能看得出岁月留下的细微痕迹。张佳乐坐在镜前,镜子忠实地映出一张精致的面容。镜前人却全然不在欣赏这美色,一双漂亮的眸子百无聊赖的四下打量——再美的东西天天看,总有厌烦的一天吧,薄唇轻轻勾出一抹笑,漂亮的不得了,眼睛里却没有丝毫笑意,满满的厌烦冷到骨子里。
    他慵懒的起身踱到窗前,宽大的白色细麻睡袍挂在他清瘦的身板上,随着他的步伐缓缓荡着。明明窗外初春的山城正是一副明丽好风光,窗边的背影不知为何,却漫出一股萧索的意味来。
【哈尔滨】
    座钟敲了七下,张新杰在差不多的时间坐起身,他并不需要钟声叫他起来。事实上,他15分钟前就醒了,只是很享受这15 分钟意识清醒又什么都不用干的时间才没有从床上下来。他伸手取过床头柜上的眼镜,下床整理被褥。乍暖还寒时候,东北清晨冷冽的空气是壁炉也扛不住的。张新杰打开窗户的同时又清醒了几分,借着这份清醒和洗漱的几分钟时间,他又理了一下今天的行程,在七点半的时候准时穿戴完毕坐在早餐桌旁。今天需要的文件早就在昨晚被整理好放在办公桌上,等着他去处理。
    霸图的合作伙伴总是笑张副总准时的像一只钟表,精确严谨的一丝不苟。只有他最亲近的手下知道,这份严谨和一丝不苟,是他在心里预演过十好几遍的失误最低的各种方案的集合。不是与生俱来,而是万全准备,才能把失误降到最低。
【南京】
    以苏沐橙的工作性质,她是没有私人时间的。穿好工作服,不施脂粉也是自然的美丽怡人,盘起发髻更显得小脸精神焕发。她站在那个人身后,望着一个看起来就活力十足的年轻军官将文件恭恭敬敬的放在桌子上,开始喋喋不休的作报告。
    黄少天这次来南京,并不是很重要的事情,报告完还有时间在金陵城里四处转转,带些兄弟们给他列的清单上的物件。他人好说话,也好说话,一句有用的信息能给你兑上十句的水说出来,在别人那里磨破了嘴皮子的事情在他这里一句话也就差不多搞定了。
    有一个人坐在秦淮河岸,手里拎着水烟袋,世外高人一样,普通的衣衫,随性的动作也很难掩盖举手投足间的气质。叶修疲懒的神情和明媚的晨光一点都不搭调,他深深吸一口烟,再缓缓的吐出一股云雾,眯着眼睛,惬意极了。
    太阳刚刚升起,秦淮河上金光粼粼。
    TBC.
我还是比较容易受到别的文影响的,如果发现雷同,请发在评论或者戳我,我如果看过那个太太的那篇,一定会尽快修正
同理,不是我的锅,我不认
祝食用愉快!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