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家三千

西北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简称西北一棵草
王喻,杀破狼
废话多,傻,懒

【王喻】养鱼是为了干什么

我都不好意思说西幻

老猫王╳小人喻

私设如山

感谢组织给我参加活动的机会

==============

高英杰发现,他们队长的家里多了一只大鱼缸,巨大的,占满了一整面墙壁的鱼缸。绿油油的,一眼看去宛如在种水草。

小高同学向队长汇报着近日的情况,眼神不由自主的向那口奇怪的大缸瞟。大缸自己却平静的不得了,水草柔柔的立着,怎么看怎么无辜。

一直到做完汇报,小高同学还是没敢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只是临走之前悄咪咪的又瞥了鱼缸一眼。鱼缸依旧安静的站着,没有一丝动静。

送走了高英杰,王杰希回到鱼缸前,轻轻敲了敲鱼缸,柔声说,出来吧。

鱼缸里冒出来几个泡泡,水草帘子动了动,从中间钻出一条小人鱼来,安静的望着他。

“今天中午要吃掉五棵草。”王杰希命令道。

小人鱼的脸顿时皱成一团,委屈兮兮的望着王杰希,在鱼缸里打了一个滚。

“必须吃完。”王杰希不为所动。

小人鱼一下子泄了气,慢吞吞抱住一棵摇曳的水草,下了很大决心咬了一口,瞬间缩成一团,过了很久才不情不愿松开自己,再慢吞吞咬一口。

王杰希叹了口气,一个翻身跳进鱼缸里,冰冷的水激的他一个哆嗦,他忍着发抖的欲望把小人鱼揽进怀里,低声安慰道:“文州乖,吃完药我们吃白斩鸡。”

他怀里毛茸茸的小脑袋蹭了蹭他的胸口,安分的一口一口吃掉难以下咽的药草。

 

直到小文州吃好药也吃过饭了王杰希才从鱼缸里出来,那个时候他已经冻得手脚麻木,翻身出鱼缸时候还不轻不重的绊了一下。他走进浴室,让自己的身体在温热的水流下得到舒缓。他不是很愿意想起喻文州全身是血摔下来的场景,但是只要闭上眼睛,只要神经松下来,平时从容温雅的男人昏迷在他怀里,连人形都维持不住,漂亮的冰蓝色鳞片下渗出妖冶的血丝,呼吸渐渐的微弱,再微弱......

王杰希猛地睁开眼睛,胸口淤塞的那口气却怎么也无法安心的放下来。

黄少天难得的安静,只告诉他,“队长没事了。”

叶修蹲在他身边,跟他说:“都过去了。”

但是王杰希还是不大能钻出他的牛角尖,并且养成了很多多余的习惯,比如一定要把鱼缸放在卧室里,比如一定会半夜醒来看一眼鱼缸,比如坚持要在鱼缸里陪喻文州吃掉用王杰希自己的血养大的草药,哪怕他其实很怕水。

那场战争消耗了太多,不管是从哪个方面。

 

刚刚看过喻文州的王杰希勉强进入了他下半场的睡眠,现在的喻文州,对他来说就是镇静剂。虽然从前也一样,只要喻文州在身旁,他感觉做事就没有了后顾之忧,好像什么事都能在那人游刃有余的笑容中被规划好。

小文州拨开水草帘子,游到缸边,看着床上爱人蜷缩的轮廓,他默默把脸颊贴到王杰希刚刚触摸过的缸壁上,就那么安静的浮着。他只是身体因消耗太大回到了不需要消耗太多魔力的少儿时期,心智却没有退化。眼看着王杰希把自己折腾的越发没个猫型,他却没什么办法,不由得忧愁地托住了自己的下巴。

嗯,对,现在连卖萌都不起作用了。

而且那个药草真的难吃。

喻文州很忧伤。

 

“王队,你看起来不大好。”听说了这件事的张新杰特意从霸图赶了过来。他和喻文州是学院的同一期学生,他们俩和同级的肖时钦一直都很聊得来,三人的思想和话题都很合拍。惺惺相惜,取长补短,人称:心脏惜心脏。

总之中国好gay蜜张新杰同学来探望他的好gay蜜喻文州时,先看到了还算干净利索的魔术师,如果忽略他越来越少的的语言大部分时间都是使用肢体语言交流的话。

之前魔术师意气风发的气场如今荡然无存。

“谢谢张副关心了,文州他在里面的房间。”王杰希选择性提取了他想提取的信息,把话题带开。

“我想单独见文州,可以吗?”张新杰望着王杰希。

王杰希点了点头,带着张新杰进了卧室,两个人站在巨大的鱼缸前,王杰希告诉张新杰,“他还没有恢复到可以与人交流的程度。”

“我知道了,”张新杰看着慢慢一缸的水草,了然道,“我会注意文州的休息时间的。”

王杰希没有说话,沉默的点了点头,离开时从外面带上了屋门。

小人鱼从水草里探出头,和张新杰对视着,张新杰从斗篷里拿出一颗莹蓝的珠子,轻轻放进鱼缸里,珠子没有下沉,在水面上漂浮着,散发着柔和而美丽的光。

“你是人鱼,你比我更清楚它怎么用。”张新杰说,“霸图海边的和蓝雨海边的应该没有太大的差别。”

小文州浮上去,捧住那颗珠子抱在怀里,回应给张新杰一个笑当做回答。

 

是夜,王杰希刚刚躺到床上不久,迷迷糊糊刚要入睡的时候,就听到鱼缸那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他一下子清醒过来,想要起身去查看的时候却被人按住了。

“别动。”身后传来熟悉的温和声音,带着玉一样的沙哑。王杰希一下子愣住了,擒住按着他肩膀的手,翻过身就看到了那张熟悉的面孔。

“杰希。”那人在月光下笑的温暖。

王杰希松开了握紧的手腕,一点点,一点点沿着胳膊向上触摸,轻轻的探索着这具身体的每一个角落的触感。喻文州被他碰的发痒,失笑去躲,被人一胳膊捞了满怀。

“文州,我好想你。”他听见自己 的肩窝传来闷闷的声音。

“我一直都在。”喻文州说。

“但是杰希,我现在有件事办不到,你愿不愿意帮我?”他又问 。

“你说。”王杰希静静抱着喻文州,感受着熟悉的温度的触感,不加思索的说。

"麻烦你,照顾好我的魔术师。"喻文州带着笑意的声音轻快地响起,告诉他,“要正常的吃饭,认真的睡觉,偶尔出去散散步晒晒太阳,养鱼的时候鱼缸要勤换水,你种的草够他吃一辈子了。”

末尾顿了顿,“不然,他的鱼就不要他了。”

“好,我知道了。”

王杰希抱着久违的温度,安心的睡到了天亮。

他起床,晒进屋子的阳光刚好照到了鱼缸的角落,小人鱼蜷在那里,安静的睡着,手里捧着一只已经不再有光泽的魔鲛珠。

他隔着玻璃缸壁轻轻抚摸了一下小人鱼的脸颊,轻轻的笑了。

+++++++++++++++

只是很想看老王养鱼

然后就崩了

谢谢食用♪(・ω・)ノ

评论(4)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