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家三千

西北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简称西北一棵草
王喻,杀破狼
废话多,傻,懒

【京麻】九块钱我出了麻烦二位去民政局

手机速码智障小段子
求婚场合
欢迎食用
————————————————————
北京烤鸭求婚的时候,手心冷汗滑的他差点没捏住戒指,八风不动的优雅微笑抬了一上午,跟长脸上似的。
国际好闺蜜鱼香肉丝觉得有点惨不忍睹,“我说,要不然你去打个暴食轻松一下?”
京爷:“……^_^”
呵,塑料姐妹花。

麻小是个耿直的孩子,所以看见京爷领着他那一群鸭子规规整整单膝跪他面前时其实是蒙圈的。
床都上过了你搞这出?
麻小不承认,当他听见京爷声音紧张的有点变形的说出:“可愿与我结一生之好?”时其实是有点感动的。
就一点点。

京爷单膝跪在麻总面前,动作僵的跟木偶一样,声音都有点抖。
“可愿与在下,结一生之好?”
麻小不知道是傻了还是怎样,一直就站着没动,看着京爷,不说话,也不扶他,就那么站着。
眼见得京爷的笑越来越苦就快抬不住时,麻小开口了,声音也是涩的不行,第一遍都没说出声,狠狠清了清嗓子,说出来的话还是细如蚊蚋。
他没有说答应或者不答应,就说:“你起来。”
京爷抬头望进他的眼睛,眉头微蹙,温润玉质的金色眼眸里有一丝茫然。
他道:“嗯?”
麻小咬了咬嘴唇,竟然直接跪了下来,正跪在京爷对面。
在场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麻小梗着脖子,神色别扭又倔强的望回去,双颊微红,说话都有点不自然了。
他盯着对面那人漂亮的眸子,语气居然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你不起来,是等着我在这跟你夫妻对拜吗?!”

围观飨灵:……
老妖精小馄饨表示你们真会玩。
实诚孩子蟹黄包表示担心他们都是多余的,这俩货就应该被打包扔出去。
嗝。

麻小后来问京爷:“你是怎么搞出那么个不伦不类的玩意儿的,这是算哪边的,跟巧克力学了一半没学完?”
京爷冷笑一声,“我怕我用我家那套弯弯绕绕你再不懂我什么意思,才去学学你们那种直的。”
“切,那后来呢?”
“后来……还是自己那套用的顺,习惯性说出来了……”

【克氏原螯虾,原产地墨西哥】
小剧场 关于婚礼
“不办,”麻小态度鲜明的不耐烦,“麻烦死了。”
北京烤鸭斜他一眼,“懒死你算了。”
“呵,”麻小冷漠,“还没结婚就嫌我懒死,你今天晚上别上我床,我懒。”

感谢观看~

评论(7)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