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家三千

西北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简称西北一棵草
王喻,杀破狼
废话多,傻,懒

【王喻/0h】养鱼前传(1)

“杰希。”坐在他身后的索克萨尔忽然这样喊他。

“文州?”王不留行一愣。

“别回头。”那人在他背后看不到的地方轻轻说。

============================================

王杰希遇到喻文州的时候,还没有被授予“王不留行”的称号;同样的,那时的喻文州,也不是“索克萨尔阁下”。

喻文州游过一个河湾,看见一只猫毫无形象的在河面上扑腾,扑腾扑腾扑腾,溅起的水花有他一条鱼高。就在河中间,显眼的很。

喻文州就不游了,浮在水里饶有兴趣的看那猫扑腾。一会儿浮上水面看看那猫扑腾的水花,一会沉下去看看猫扑腾的动作。

跟狗刨一样,没什么美感,喻文州半张脸沉在水面下,吐了个泡泡这样想着;甚至都没有起到狗刨应有的作用。

不然就不至于扑腾了半天还没动地,反而把自己累的半死不活了。喻文州看着猫扑腾的水花越来越小,在心里叹了口气,游过去把半死不活的猫推上河岸。

蓝雨家规,日行一善,阿弥陀佛。这猫还挺沉,怪不得能无聊的扑腾那么久。

等等看他扑腾那么久的你就不无聊吗?!

行完善事的喻文州转身离开,被一爪子踩住了尾巴,不对,是两爪子夹住了尾巴。喻文州疼的猛地一抽,爪子没松劲,差点儿又给他拽进水里来。

“你干嘛!”喻文州吃痛,含了包泪在眼睛里拧身怒视那只恩将仇报的蠢猫。

“对不起。”蠢猫瞪着一双大小眼一本正经毫无愧色的道歉,“非常感谢你救了我,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喻文州心话这就是你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一言不合夹鱼尾巴吗?想到还在疼的尾巴没什么好气道:“只是一不小心发了次善心,不用在意了。”

“所以看着我快淹死也是救猫的必须步骤是么...”

没想到他都知道啊,喻文州心虚一秒马上恢复理直气壮,“当然是,不然你一爪子把我抓死怎么办。”

哪有那么夸张...王杰希腹诽,但毕竟眼前的鱼救了他,他还是认真表示了一下谢意准备离开。没想到后爪上的伤泡了水,刚刚急着抓住跑路的人鱼没觉得,忽然一动还真疼的不轻,一下子歪到了地上。

当时的喻文州切开还是一只软软白白的小鱼团,见状凑上去,轻轻握住大猫受伤的爪子,动用了人鱼的秘术给他治疗,一边轻轻朝伤口上吹着气。

“我给你吹一吹,吹一吹就不疼了。”

=============================================

许久没人叫过这个名字,王杰希一愣。他清晰的听到了那轻轻的一声“噗”。

子弹穿透血肉的声音,以及

扫把上忽然减轻的重量。

随即更多的,再没有任何掩饰的枪声响起。王杰希毫不迟疑向那片发出声音的地界甩下一只熔岩烧瓶,酸雨干冰随即混合着密集的魔法弹落下,火热的熔岩和酸雨焚蚀了那里所有可能存在的生命。

王杰希始终没有多分给那里一寸的目光。他驱动扫把急速向下俯冲,目光锁死尽头那碎纸灰般飘落的身影。

“索克——!!!”

==============================================

“微草,王杰希。”

“你好,蓝雨,喻文州。”

一猫一鱼一面无表情一淡定微笑的对视了好久,目光中尽是无言的交锋,火光四溅噼里啪啦干柴烈火一点就着啊不进展的太快了。

总之成功收获黄.一脸蒙圈.我是谁我在哪这俩货在干什么.少天一只。

“喂喂喂你们俩在干什么啊,你们俩这架势是不是要打起来啊我跟你说你这只大小眼不要以为我们是人鱼就觉得好欺负有本事来和我打一场小心我把你打到...”

“闭嘴。”

“安静。”

黄少天的录音机技能成功被大小眼的威慑及心脏的微笑打断。

真.安静如鸡。

王杰希面无表情,哦,原来这条行动迟缓的傻鱼叫喻文州。

喻文州心下冷笑,哦,原来这只恩将仇报的蠢猫叫王杰希。

记住了,撤。

留下黄少天站在原地对着已经向相反方向离开的两只呆若木鱼。

这不是正常鱼能跟上的脑回路,一年之后新的王不留行挥着扫把打蒙全联盟时黄少天一脸冷漠,渣渣,老子早知道这猫的脑子不是鱼能猜透的。

田森表示,谢谢,羊也猜不透。

然鹅两位仍然八风不动面带微笑宛如一次亲切友好的初次见面,哪怕内心刷满了how are you和how old are you。

那是个人才,王杰希认定,所以当两年后喻文州接过索克萨尔的称号时王不留行在微草的神级光环又加了一层。

这大小眼看人真准啊。

 

评论

热度(36)